踏上社運路 — 個人經歷與理念分享

20090614091224610_jpg

踏上社運路 — 個人經歷與理念分享

屈指一算,關心社會和參與社運已有一年之久。一年的時間,很多人覺得平平無奇,我卻經歷了很大的轉變。從與一般中學生無異般「食飯打機瞓覺讀書」,到在面書上討論社會時事政治,更走上街頭參與社會運動,當中不少人不太了解我的動機和原因。以下我將會與各位分享一下我的經歷、理念和異象。

家庭培育 — 了解社會

自年少,父親已十分投入教會事奉,他十分著緊香港和中國的福音遍傳和宗教復興運動,故此經常向我提及香港和中國的社會概況,更教曉我一個基督徒應有的使命。

從六、七歲起,爸爸就帶我探訪基層家庭、板間房和社區的商鋪,他告訴我要關心社會上被遺棄的一群,他們一生也未聞福音,生活十分孤獨和困苦,作為基督徒的,不可以坐視不理,只是顧及自己生活圈子內的人。

還記得爸爸經常在家播放記錄片  <<十字架耶穌在中國>>,他總看得眼泛淚光,片中講述中國家庭教會在文革至今數十年來的變遷。當中家庭教會信眾雖急劇性地以億計的增長,卻經常被共產黨打壓批鬥,他們越被打壓,意志就越發堅定,繼續對抗中共霸權。

深刻的童年回憶,不禁令我心中存在兩個疑問,為何我的生活如此豐足,但不少香港人的生活卻是十分艱難?為何我在香港可以享有信仰自由和言論自由,但在國內就不可以?我不禁在心中怒吼:「一定是如此嗎?」

教會教導 — 轉化社會

加入崇真會救恩堂少青區約四年,講道和查經雖無直接提及基督徒的政治參與,但卻經常強調基督徒在各群體中的「轉化」:「校園轉化」、「社區轉化」、「職場轉化」、「國家轉化」等。當基督徒身處一個環境和情況十分差的群體,他們不應逃避或離開那群體,反倒堅持留在那一群體,盡自己的一點綿力轉化(亦即改變)群體,讓那群體更符合上帝的心意。

將這教導應用在關心社會上,就提醒基督徒看到社會問題時,不應選擇漠視,更應嘗試改變社會,讓社會更合上帝心意,例如聖經提及公義的彰顯、工人得該得的工價、人生而平等……以上例子多不勝數,惜篇幅所限,不作長述。

既然基督教經常強調基督徒在社會中的職責,為何教會圈子中,無論崇拜、小組、講道、查經,我們總是甚少討論社會議題?尤其不少教牧同工執事一聽到「政治」,就感到複雜難懂深奧敏感,心中暗自搬出「政教分離」一詞來推辭討論。實質「政改分離」指教會和政府的權力不應結合,以免教義因政治因素而偏離,其實這與教徒能否討論政治毫無關係。

在香港社會的公共空間,基督徒總沒甚麼代表性,例如政界商界有否沒有基督徒站出來發聲?教會在面對社會事務如政改方案、財政預算案、六四事件,有沒有一些指引,供教徒思考,甚至有一定的立場?香港基督徒總被非教徒評為「不食人間煙火」、「只懂躲在房內獨自禱告」等。當然,部份教會的情況已比十多年前有顯著的改善,至少在傳福音和扶貧方面下了不少功夫,但我想,教會的社會價值不單如此,應有更宏大的理想。

高鐵公投 — 種子發芽

那棵種子打從小學埋在心中,可惜沒機會發芽生長。 二零一零年前,我對社會議題實不太了解,甚至可說是毫無認識,我初時竟猜想泛民主派只是公民黨和社民連,現在回想起來,確實難以致信。

一向慣於留連網絡,不愛閱報,為何有機會接觸社會運動?過往社運使用互聯網的程度並不高,但反高鐵運動則突破性地成功運用網絡進行討論、研究、組織、宣傳和動員。偶爾在Facebook、Twitter、Youtube上接觸到不少反高鐵的資訊,引起我對社會議題的興趣。

二零一零年四月尾,社會上對五區公投的討論可謂百花齊放,討論進行得如火如荼,還記得當時家中成員也沒意欲於五區公投投票(某程度上可說是與民主黨冷處理公投有關),而我當時對功能組別等「香港政治ABC」也未搞清楚,自然對公投也不以為然。但在教會母親節親子BBQ中,Justin(教會小組)用一小時跟我一家解釋了五區公投的理念和動機,並且提及不少話題:反高鐵、平反六四、廢除功能組別、一人一票選特首等。

經過Justin的解釋,我的家人在五月十六日就投下一票,而我就在Facebook開始宣傳和發表自己對公投的看法,更在五月十六日早上二時,於面書寫下我第一篇政論 — 「論五區公投 — 我贊成公投的原因」(http://tinyurl.com/joshua5vote),各位有興趣可細閱,實質當時的文筆水準和論說能力真的不太好。

在公投期間,再次回想起小時疑問:「為何我的生活如此豐足,但不少香港人的生活總是十分艱難?」無論我追溯上述「貧富懸殊」或不少社會問題的源頭,我發現歸根究底都是制度出現問題。而政治和制度有何關係?政治可說是制定政策的過程和方法,衍生出來的就是制度。制度於社會實施後,必然會產生不同的社會現象。然而,如當中社會制度有存在弊處,就會顯露出各種社會問題 — 「貧富懸殊」就是上述例子之一。常人看到社會問題,可能只個人化地看到表層,例如當不少老人家住板間房,生活十分苦困,我們可能只會想到找社工來探訪。但我們想深一層,以群體角度看,為何那群人的生活必定如此,單靠探訪慰問就可解決問題?(當然關懷十分重要)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必須透過政府施行政策才可整體地改變,例如增建公屋、復建居屋等。社會問題的根源是制度問題,制度問題正正就是從制度(政治)解決。這也解釋了為何我會如此熱衷於社會議題和政治制度。

討論時政 — 博覽群書

如上文所提,面書自公投起就成為我與各方好友討論時政的據點。依我記憶所及,面書大半年來討論過不少話題,當中可用十六字總括:「六四七一.政改工資.保育維權.申亞預算」。瀏覽新聞、閱讀社評、轉上面書、發表簡評和參與討論,甚至有時與人辯論,每天花上個半小時,也可算是每天的「指定動作」。當中看到自己對政治社會歷史等各方面的知識有明顯的增長,但最為得益的,就是閒時與政見不合的網友進行一連串的辯論,堅守原則,據理力爭,讓自己的邏輯思維更清晰,不無理取鬧和盲目追捧,借機檢視和確定自己的立場,在此感謝各曾經與我筆戰連場的好友。

同時也慶幸於網絡上認識了不少志同道合的社運政界好友,在我與他人辯論時,在背後指導我和為我提供不少資訊。之前最近還舉辦過好幾次飯聚,更一起與大家參加各大小集會遊行。

由於本身時政根基不太好,討論常感十分吃力,就培養了我另一興趣 — 閱讀。由去年五月至現在博覽群書二十多本,最為深刻的是余杰的《從柏林圍牆到天安門》和《誰為神州理舊疆》,還有潘慧嫻的《地產霸權》。近來更開始接觸中國文化、經濟金融等範疇的書目,盼此習慣可持之以恆。(藏書記錄:http://tinyurl.com/joshuabook)

義無反顧 — 走上街頭 — 以卵擊石 — 抗爭到底

當我凝盼著社會制度被轉化(改變),深感不可只停留於評論時政,因此決意走上街頭。我明白,不少人覺得與自己無直接影響的可免則免,只是到「殺到埋身」才走上街頭,尤其在這個年齡,持之以恆參與遊行集會,更是少之又少。

「覺醒的感覺很辛苦,因為你發覺有很多的問題出現了,但不知如何去解決,更痛苦的是,很多香港人還未覺醒。」— Benson Tsang 鏗鏘集 2010-07-04,這一段話正表達了我心中所想。

曾有人說我很激進,我也承認我在社會議題上走得較前,「激」不是不好,至少我相信社會可以有改變,並且抱著熱情和激情。當我在這一年覺醒,心中的感覺頓時百感交雜,一方面感恩自己可以覺醒,令一方面對香港人那種對政治冷感實在無奈和感歎。

還記得昂山素姬說過一句:「即使你不愛政治,政治也會來到你面前。」政治仍是眾人之事,影響著我們生活的每一分每一秒,別再理直氣壯地說甚麼「政治很黑暗,我不想接觸」、「我一向政治中立」。拜托,這只是毫無個人立場可言的借口。各位,你對你的生活有要求嗎?政治是會自動來到你面前,你是根本沒有權利去忽視政治。

大家還記得那個搞政治的牧師嗎?馬丁路德金:「改變不會自動到來,而是通過持續不斷的抗爭。」當你渴望轉化社會時,是需要抗爭的。這話不是出自所謂激進的社民連憤青,乃是出於一位為世人敬仰的牧師。難道你認為每次選舉投票,閒時上街走個圈就可以改變?教會最愛強調轉化社會,轉化社會(制度上)不可流於選舉投票,必須依靠人民自身走上街頭,只有人民的力量才可以改變社會。

的確在社會上如此有理想的人實屬少數,但我相信這種人會越來越多,尤其是基督徒,不再與以往一樣,以所謂「政治中立」、「政教分離」的借口漠視社會,轉化社會是上帝給每個基督徒的使命,基督教教義與社會運動實在釋釋息息雙關,基督徒除了「坐」在教會聽道、查經、禱告外,還可以「走」上街頭傳福音和參與社會事務。

我懷著一顆赤子之心,就是「以卵擊石,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方。」—村上春樹。即使每次社會運動指向那硬又堅固的高牆,每個行動也看似毫無用處,不會造成改變。但當雞蛋奮不顧身撞向石牆,石牆被一下一下的撞擊,久而久之,高牆就會碎裂,漸漸倒下。持著這個信念,我則決意走上街頭,繼續盡自己的一分綿力,與那個不公義的制度抗爭到底。

用了三天寫上三千字,盡錄我在政治社會宗教上的看法與經歷,我不期望每個看到此文的人也同意我的想法,但我希望你們可以明白和理解。並且我期望,有一天,我身邊的人真的可以覺醒,關心社會,坐言起行,走上街道,走這條漫長的社運路。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