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運與八九民運之公民抗命

20130105071642921

香港社運與八九民運之公民抗命

「公民抗命」之意,是透過「不合作運動」,公然違反法律並影響社會日常既定運作的行動,企圖爭取與當權在位者進行對話和推行改革。近期出現在香港的例子有三月七日社運青年於財政預算案遊行時「堵塞雪廠街」。 而出現在中國的例子則為近代最震撼人心並第一次的「公民抗命」 — 六四學運。

依筆者所觀,於香港媒體上,反對社運抗爭之人數實屬不少,除意料之內的保皇黨與建制派外,當中竟不乏泛民主派支持者,後者主張平反六四、支持六四學運,還「手無寸鐵」學生公道的一群。此情實令筆者大惑不解,盼於此文分析各人心中之自相矛盾,反對社運青年抗爭之謬誤。

六四學運中,學生和工人懷著赤子之心,高舉著「爭取民主」和「反貪污」等訴求,渴求中央政府的改革。而社運青年於近年各大小遊行集會示威,開始漸露頭角,而每次訴求也大多為「爭取民主」和「反對官商勾結」。其實兩者訴求也是同樣源於對施政失誤的不滿。

六四學運期間,無數學生和工人公然違抗政府命令,發起「公民抗命」,堅持於天安門廣場靜坐並罷工罷課長達一個月。這也堵塞了廣場一帶,讓交通運輸和日常社會運作受到嚴重影響。學生其後更發起絕食行動,最終中央政府同意與學生領袖對話。但是出乎意料,中央政府竟然堅決派出軍隊和坦克車入城,「手無寸鐵」的學生依然決意留守天安門廣場,甚至爬上坦克車,以血肉之軀阻擋前進。

香港社運青年人數近年來有增無減,甚至不乏年紀輕輕的中學生。當然與六四學運的人數不可同日而語,但宏觀香港十多年來的社會運動,特首幾時有走到示威地點與社運青年對話?除以往慣常的遊行集會外,近年社運青年更打破舊有「和平散去」的集會傳統,打着「公民抗命」的旗號,嘗試於政府總部和立法會留守靜坐或封鎖堵塞馬路,影響社會日常既定運作,渴望與特首直接對話,推行社會改革,實在情理之中。

坊間和對六四學運的年青人有十分高尚的評價,每年也堅持於維園點燃數萬至二十萬點的燭光,記念他們於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中無私的付出。但是對社運青年示威行動日漸升級,評價可謂百花齊放。當人們將六四學運中的學生讚口不絕的同時,卻將社運青年的抗爭行動評價為「激進」、「暴力」、「不理性」,這合理嗎?

令我不思不得其解的是,人們為何可以接受那種「理性」的壓迫,但卻不能接受那種所謂「非理性」的抗爭與公義呢?

實質六四學生與社運青年的訴求、行動、目標如出一轍,訴求同樣是「爭取民主」和「反對利益輸送」(包括反貪污和勾結),行動同樣是「手無寸鐵」地發動「公民抗命」,留守、靜坐、堵塞馬路、包圍政府總部等,而目標也是對抗不公義及祈盼著社會的改革。

為何現今有人對社運青年如此反感?到底這是否只是我們對社會體制改革的恐懼,只想擁抱著那種「奴性」,繼續和諧安穩地繼續忍受政府和大財團的欺壓?當你以後於電視機前看著「手無寸鐵」的社運青年與專權政府抗爭到底時,你想為他們套上數之不盡的負面評價,請回想起你如何評價六四學運「手無寸鐵」的學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