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剖白抗爭心路 社運如跟全世界為敵(信報紀曉風)

P16001.1

「90後」剖白抗爭心路 社運如跟全世界為敵

一年前的一場反高鐵運動,令「八十後」平地一聲雷忽然紅起來, 「八十後」儼如抗爭運動的中堅骨幹,更被形容為激進的一群。只是社會矛盾愈見激化,上街行列吸引了更多年輕的面孔。

上月初反預算案遊行時,被捕示威者中驚現只得十來歲的「九十後」小伙子;即使到昨天泛民發起的反預算遊行人數只有幾百人,遊行隊伍中也最少有四名「九十後」的身影。

不說不知,他們其實「抗爭」近一年,由反高鐵到美孚抗爭,他們「逢仗必打」;四人雖是九十後,背景各異;有剛升讀大學,全在反高鐵浪潮下受影響而對社運「不能自拔」,不惜放棄玩樂時間甚至貼錢參與。投入不等於成功,他們形容過去一年的抗爭節節落敗,不但令人氣餒,港人更多的冷眼及不理解,感到自己猶如要跟全世界為敵,但此刻回首,才驚覺自己在短短一載間,原來都已長大了不少。

中產小子:我是既得利益者年僅15 歲的黃之鋒(Joshua)現就讀中三,老紀認識他的經過,跟他認識社運的途徑一樣,就是透過facebook。上月他在網上寫下《踏上社運路——個人經歷與理念分享》一文,洋洋近四千字,文筆及對政治理念的分析遠超中三水平,文章故被不停轉載及討論,最後出現在老紀的facebook 內。

他接觸社運由去年反高鐵事件開始,從facebook 上看到連串動員行動令他產生興趣,結果愈了解卻愈「泥足深陷」,而他的社運之火,更似是來自父母遺傳的基因,「他們於89 年6 月3 日影結婚相,不時同我講當年如何在八號風球下上街,他們近年也有參與反二十三條的遊行」。

以為社運分子多來自基層,因生活艱難等問題才上街,但Joshua 成長於中產家庭,父親是電腦專業人士,他不諱言,家庭背景對他的影響,是令他早「玩厭」時下年青人的一般玩意,想尋求更大的滿足感,「小學已經由打機變到自己寫遊戲,又有自己伺服器及blog,但社運政治之前未接觸過,更發現有很多發掘空間」。

反高鐵運動後,Joshua 開始對社會的制度及問題有更深入了解,加上信仰的原因,終令他走上街頭, 「以前跟教會探訪見過不少貧窮家庭,知道因為社會上不公平,成個社會結構都有問題,我是既得利益者(中產),更要去爭取去幫他們」。他更多次說參與社運跟傳福音理念相近,形容兩者關係是「相輔相成」, 「都係去同人講啲好嘢,又或者你知道咗啲好嘢,想同大家分享」。

對於上街,Joshua 有三大原則:遊行時當旁觀者、去之前一定要搞清楚事件及參與社運都要讀書。同時他發現,關心社運令中文及通識科進步,因為在網上發表意見訓練寫作,跟人討論就有助訓練邏輯思考。

老紀叫Joshua 說一下現時香港的問題,他更是琅琅上口, 「貧富懸殊,社會產業單一化,大家都爭住讀商科,香港人多數為賺錢,唔會對信仰同民主有追求,工作為了搵錢,放假就去旅行,變得很物質主義」。

Joshua 說希望未來從政,但前提是先考取專業資格如律師, 「點都要有份工做保障」。這個「我的志願」,似乎跟他中產成長背景不謀而合。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