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週年六四所思所想

43011773_hk64ap416

二十二週年六四所思所想

六四前一兩個星期,Facebook的狀況和以往有點不同,一個個Youtube的連結漸漸被轉貼在Facebook上,一首又一首的民運歌曲在耳邊響起,再次重溫著二十二年前八九民運的片段,不少同學和友人更在Facebook寫上各種口號。我校的德育及公民教育組(不是國民教育)更在六四前數天製作了數個六四的壁報板,當中貼上了不少老師對六四事件的看法。而學生也可以在壁報板上的民主女神像剪影上留言,寫上自已對六四的心聲和感受,總覺得今年的氣氛與過往有點不同。

在六四前數天,我決定在Facebook邀請同學和教會組員參加六四燭光晚會,坦白說自已也是第二次參加六四燭光晚會,自已也不知道到時的情況如何。經過數天的宣傳後,想不到有二十多人參加是次活動,大部份更是首次參與六四燭光晚會和政治活動。參與的友人當中,有些是在日常生活中對社會時事不太了解,甚至是被標為政治冷感的一群,看到他們願意參與這樣的活動,嘗試了解中國國情,也算是一個奇蹟。

過程當中有些小插曲,臘燭大家也控制得不太好,大家可能也未能完全投入在集會當中,不過這又難怪,根本大家十四十五歲,也只是第一次參與,不是每個人也懂得那些民運歌曲,口號甚麼一黨專不專政更可能不太明解,但讓大家去感受一下二十萬人一起高呼口號和紀念六四的那種氣氛,那已經十分值得。

在晚會當中,一如以往舉起燭光高唱自由花等耳熟能詳的歌曲,叫嚷著同樣的口號「毋忘六四」。還記得當大會主持問誰是在一九八九年後出生時,我身處在第三個足球場,當時全個足球場有差不多七成人也舉起手,這個數量也嚇了我一跳。今天再重看報紙的報道,發現今年越來越多九十後參與六四燭光晚會,慢慢九十後也成為社會上的焦點,成為一群政壇生力軍。

追求民主普選和平反八九民運,其實最受得益的就是八十後和九十後,並不是現時那堆年過五十的政界立法會議員。十多年後,我們將在社會當家作主,社會的前景就由我們去決定,民主與否不在此提,但實情現時爭取的,也只是為我們一班八十後九十後著想而已。

今年與二十多年來的六四燭光晚會也有不同之處,很多祖國的同胞從各方各地專誠抽空走到香港,參加六四燭光晚會,不少人還是二十二年前在廣場上靜坐的學生。他們說道:「從地鐵出來就很感動,看到那些很小、很年輕的香港人,為這個事情很投入,我覺得很……」

看到祖國十三億人中,只有我們七百萬人享有紀念六四死難者的權利,不禁提醒自已要珍惜香港的言論自由和宗教自由,更要持著這個香港的優勢和身份,香港要堅負著作向內地推動民主的基地,反攻大陸,為同胞爭取民主。

今年一顆又一顆的燭光再次照耀著維園,六四燭光晚會有十五萬人參加,如往年一樣也坐滿了整個維園。下年六四燭光晚會是星期一,我還會繼續宣傳和拉隊,讓各位在放學後一同參加,因我相信這是每個九十後也必須知道和參與的事情,即使可能有同學是因朋友而去和不完全了解。六四事件,只要願意去,就應繼續了解和參與,終有一天,我相信大家會更加著緊自已和祖國的將來,也為他們心中對民主的渴求打下根基,願我們繼續以燭光向中共政權表示我們毋忘六四和爭取民主的決心。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