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民思潮」與我

1_n

「學民思潮」與我

近日有一段名為「即時報導: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接受記者訪問」的短片在網上廣傳,不足數天內在Youtube的點擊率高達十三萬以上。很多人感到好奇,為何我這個十五歲的中四學生會接受多家傳媒記者訪問。這要從「學民思潮」的成立說起。

回憶起教育局在上年五月向社會各界公佈「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由於課程文件指出「如學生望著國旗情感觸動表達不足,老師必需要求學生『自我反省』」,即時引起教育界和各大傳媒關注,部份報刊更連續數天跟進此議題。

然而,在課程公佈一個月後,社會上仍未有組織發起行動,要求政府撤回國民教育科,關注的聲音亦已退減下來。而中聯辦文宣部部長則指出,「國民教育洗腦是一個慣例」。我和一班透過面書認識、素來關心社會的中學生經商議下,認為刻不容緩,決定成立「學民思潮」,要求政府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

很多人也曾問我,為何我所創辦的組織名字那麼特別?其實「學民」一詞即指學生也是社會公民,當社會主流常說「年輕人是社會未來的主人翁」,亦即暗示關心社會是長大成年後才做的事,其實往往忽略了學生在公民社會上「持份者」的角色。其實,學生絕對有權利去影響政府施政,只是我們常被主流價值壓抑了心裏所想,不敢嘗試表達而已。上述就是我和一眾學民思潮戰友策劃行動時的信念,我們相信「改變始於足下」,主張以社會行動介入政府施政。

由2011年6月至今,學民思潮曾出席立法會國民教育諮詢會,帶領22個團體發起數次遊行和記者招待會,並擺設了十多次的街頭宣傳,還收集了二萬多個反對國民教育獨立成科的簽名。作為現時香港唯一活躍的中學生社運組織,學民思潮以反對國民教育科為觸發點,召集了不少中學生參與社會行動,令學民思潮團隊加以壯大至百人左右。作為學民思潮召集人兼創辦人,一年前滿懷熱血地與友人成立組織,今天看到組織逐漸成型,能在公民社會舉起中學生的旗幟,實在是難以預料。

坦白說,只要按下數個鍵,花上數分鐘時間就可在面書成功製作一個專頁(Page),在網上發表政治評論甚至成立一個組織實在很容易。然而,在民間團體的圈子裡也觀察到不少情況,當大家在網上討論某個議題討論得如火如荼,其實普羅大眾市民並非真的了解當中的支持或反對原因,大多只會從主流媒體聽得片面之詞而作出判斷。簡單來說,網上輿論與市民的觀感總有一定落差,最明題的例子莫過於是公社兩黨發起的五區公投。

因此,學民思潮堅信網絡群體終要把「虛擬實體化」,我們不滿足於在網絡上「講就天下無敵,做就無心無力」,正如學民思潮口號所言:「立於街頭,走進人群」,因此我和每位戰友也坐言起行,藉著具體的社會行動,表達心中訴求。對我來說,面書只是學民思潮討論和聚合網友的平台,街頭才是接觸群眾,爭取群眾認同理念的渠道。不走到街上接觸市民的運動,最終只會引來脫離群眾的批評,在面書上「自high」地寫幾句說話「搏Like」、渴望「推上報」可說是輕易而舉,但要把理念植根民間,最終也需要依靠最傳統最基本的街頭宣傳和演說。

因此,為要向巿民介紹我們的理念及行動,我們總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去年暑假,學民思潮為了趕及在諮詢期完結前收集更多民意,在一個月內擺了十多次的宣傳街站,收集簽名。無遠弗近,地點包括西營盤、灣仔、銅鑼灣、太古、柴灣、官塘、樂富、旺角、荃灣、沙田、大埔、上水……還記得有網友笑言,這種規模的宣傳行動可媲美立法會超級區議員選舉。

對我來說,組織一切學民思潮的行動時,我從不會以中學生的框框去限制自已的思考。我意識到學民思潮固然是由一群中學生組成,因為學民思潮所做的事從來不是「正常」主流中學生會做的事,策劃每一項行動和論述,均需要面向市民和傳媒,在炎炎夏日擺設街站時,在街上總會嗌著「大家好,今日我地一班中學生,放假唔打機、唔唱K、唔HEA、唔流喺屋企涼冷氣,我地好希望各位在支持我們這一班中學生……」。

曾反思為何我作為中學生需要馬不停蹄地搞遊行記招街站,但透過上年暑假一連串的行動,終令政府把國民教育科𨒂遲三年推行,我想這也算是學民思潮一個微小的勝利。其實由組織創立第一天起,學民思潮的面書專頁就稱為「學民思潮(Scholarism)反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聯盟」,代表學民思潮擺出了清晰明確的立場,以撤回國民教育科為組織核心訴求。

因此,即使政府作出讓步,對課程指引作出修訂,甚至以銀彈攻勢動用5.3億利誘學校推行此科,學民思潮也決不妥協,必會堅守立場。如果組織任何社會行動時立場不清晰,甚至是立場左搖右擺,最終只會弄得一榻糊塗。

相比起各大政黨,學民思潮更有優勢展示一個堅定的立場,因為學民思潮不需要為選票去爭取民意,也不必擔憂開罪官員。上文提到學民思潮的行動均有二十多個組織支持,全因學民思潮可以標榜「我們是一群中學生」,取得那個獨特的話語權,每位成員是獨立、無黨派的,並沒有任何政黨背景和包袱。如相關行動由某一政黨發起,可能會因黨派利益之爭而削減聲勢,難以合作。但我們的形象相對正面,各民間團體和政黨均樂意提供協助。

看到這裡,各位讀者應該對學民思潮有更進一步的了解。我想這段影片的廣傳只是一個偶然,引來大批傳媒訪問、高登「巴打」和「絲打」不斷討論、數以百計網友欲在面書加我為朋友、學民思潮專頁讚好人數增加了一倍,自已實在有點不習慣。我很想呼籲各位網民,了解我說話技巧只是其次,更重要的是了解國民教育科的反對原因,為何政府推行此科會迫使中學生群起而反對。

「黃之鋒」這三個字並不重要,我也不想建橫甚麼個人偶像崇拜主義,現在更重要的是捍衛香港學生的獨立思考和思想自由。當香港國民教育已供手相讓給中國國家教育部撰寫課程教案,「西環治港」已延伸至教育政策層面,課程又不需要經過立法會審批就可以立即推行……即使民調顯示七成教師反對獨立成科,政府仍是繼續充耳不聞,學民思潮數十名學生的能力的確有限,為了拒絕梁振英治港的四大政治任務 — 國民教育,很想呼籲各位在今年七一上街,在梁振英上台的第一天就向四大政治任務說不。捍衛學生思想自由,反對染紅洗腦教育,今天七一維園相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