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領袖看透政治算計 學民思潮轉做壓力團體(信報紀曉風)

A12001.1

“本來在危急存亡之秋,良知之士會守衞香港的下代幼苗,誰知小子們卻被扔在虎穴龍潭,這班未成年之輩,迫不得已下最終自救。於是,明刀明槍以反對國民教育為目標的學民思潮就此誕生。這個近期爆紅的組織,由初生之犢組成,但面對狼群世代,小子的勝仗反愈打愈響,而他們的領軍主將,正是年僅15 歲黃之鋒。

黃之鋒近期聲名大噪,各大傳媒爭相追訪,老紀算是獨具慧眼,早在去年4 月時,已曾跟他對談,成為首個訪問他的傳媒人。一年多好不容易過去了,老紀再跟之鋒對談。他的身份,已由當時只是觀察,變成前線參與。

回望這一年多的時間,稚氣未脫的小子說話速度仍然「快過摩打」,卻同是在「怨氣大爆發」,只因看清了成人政治世界的算計和虛偽, 「原來有好多愛做『四五行動』,即所有行動都得四五個人,只為影張相抽下水,根本無諗過打個議題」。他另一唏噓,就是不少政治中人,人前人後的說話可以完全相反, 「我已經不認為他們高不可攀」。

至於國民教育如箭在弦,他卻抱持我心不死的態度, 「我真心相信會有轉機,值得打落去,如果已經認輸,日子都唔會好過」。黃毛小子下一步是,帶領一手創立的學民思潮成為本港史上最年輕的壓力團體,他甚至不排除在八年之後的選舉見。”新特首梁振英上台之時,老紀早已撰文,指他將要執行四大政治任務,其中之一就是正式推行國民教育課程,雖然梁振英曾多番否認,但事實擺在眼前,他上任未夠半個月,洗腦教材即露出獠牙,國民教育早已在張牙舞爪。

至於數新班子中近期最頭痛者,除被邀請「飲咖啡」並已下台的麥齊光外,相信就非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莫屬。他由上任之初,即接連一周被一群只得十多歲的中學生「追擊」,獲贈「說謊麵包」、「誠實豆沙包」及「記憶麵包」等,這群學生統統屬學民思潮成員,連串行動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希望新教育局局長能跟他們作公開對話,聽取他們反對推行國民教育的聲音。

結果在周五下午,吳克儉終願接見,但就堅持拒絕學民思潮要求會面開放予傳媒採訪的要求。學民思潮成員最後拉隊離去,以示抗議。臨別之時,更不忘向吳克儉送上一幅諷刺的卡通。老紀身在現場,由於全港傳媒追訪,教育局辦公室外的電梯大堂被擠得寸步難移,卻原來運動是由十多歲的學生哥們發起,也感到有點不可思議。

學民思潮頓變矚目,全因5 月13 日及7 月1 日兩天,前者是組織創辦人之一、年僅15 歲黃之鋒在一次反國民教育遊行後接受傳媒「扑咪」,由於講話內容有條不紊又毫不怯場,訪問片段在短短數天內,即在網上錄得數十萬的點擊率。至於7 月1 日,就是學民思潮在七一遊行後,帶隊直踩中聯辦,沿途更吸引不少市民加入,組成二千多人的浩蕩隊伍。單是這兩次,已令學民思潮與黃之鋒同告聲名大噪。

其實,老紀早認識黃之鋒。去年4 月初,他在網上寫下3000 字的分享文章,大談參與社運的原因,遂吸引了老紀注意,希望了解九十後一代參與社運的心態,也成了首個訪問他的傳媒人。他當時表示,自己在過程中,仍多以觀察身份參與,衝擊時會企開,亦未必會大叫口號。

香港在年多間變天,黃之鋒也在這年多間經歷了頗大的改變,至少他不再只是觀察,而是落手落腳參與及推動運動,身份猶如「帶頭阿哥」,同時更跟過去高高在上的官員、議員「平起平坐」──大家一起開會討論,甚至討價還價。

究竟,成人的政治世界是繽紛還是不堪?稚氣未脫的小子周五晚跟老紀邊吃邊談(由於他在教育局行動後又接續開會,老紀不忍叫小子空着肚),大啖食的同時,照樣啟動「快如摩打」的嘴巴,不過,卻不是分享這一年經歷的興奮,反而更似是「怨氣大爆發」。

「講到反國民教育,好多人講就兇狠,做就……好多時都係『四五行動』,即係行動示威得四五個人,叫兩句口號再影張相就算,根本無諗過點打個議題,咁邊會反到?」他不諱言,成人世界中的政客,因為種種算計,所以好多時會「就住」, 「我哋唔使顧選票嘛,你唔會期望某些政黨吹雞去中聯辦吧」!

他的另一觀察是,接觸過不少政黨中人,鏡頭前與鏡頭後的說話,可以完全相反, 「講國民教育,佢哋根本唔係諗點反對,反而會話其實(教材)唔係好大問題,聽到你『O』晒嘴,好似冇諗過我哋學生係受害人,下一代被洗晒腦,到時畀普選你都冇用啦;好多人我一年前當佢係香港民主路上的英雄,但現時只係搖頭,佢哋其實做過乜?原來佢哋都唔係咁高不可攀」。

紙上談兵自己講就容易,那黃之鋒實際投入這個角力場,表現又如何?誠然,他跟學民思潮堅持底線拒絕密室談判,絕對值得一讚再讚,至少較某些政黨私下完成政治交易來得可昭日月。

或者,數字可以說明一切。以學民思潮為例,根據黃之鋒提供的資料,一年左右的時間,已招攬了200多至300 個成員,周五晚開會集思,更有60 多人出席,規模隨時大過部分政黨。至於實際參與的運動,現時可以有足夠人手開30 多個街站做宣傳,也因此夠人早前連續5 天「追擊」落區的官員, 「區區都有人,去到邊區都有人同佢哋打招呼」。

學民思潮因反國民教育而生,雖然都是高舉「反對」這旗幟,但他們不會惹來一丁點的反感,其觀感跟不少社運組織截然不同,箇中之別,全因黃之鋒在背後的一套論述, 「參與社運好易站在道德高地,認為全世界人都係犬儒,只會圍內自high,但單係咁招聚不到人參加,不會有新血加入,最後是大家變成一個個的山頭,學民思潮就係想突破過往這傳統,成為大眾接納的社運;社運唔止得遊行,反而遊行只係一個產物,目的係為談判而組織輿論壓力」。老紀發誓,關於以上論述,事後並沒有增刪。

事實上,主打同一議題並能延續一年,難度本身甚高,愈打愈出色者恐怕更寥寥無幾,而環顧現時社會,議題性組織亦只佔極少數,但只是反對國民教育,卻也非令學民思潮繼續存在的唯一原因,黃之鋒坦承,學民思潮最新的方向是,希望轉型成為九十後的壓力團體;至於國民教育這議題,老紀跟他斷言必會推行,他就跟老紀「打牙骹」, 「我真心相信有轉機,你當我天真都係咁話,現時更有輿論支持,又發現愈來愈多問題,絕對值得打落去,如果咁就當輸,我的日子都唔好過」。

青春無悔,總之就好!

老紀猶記得,一年多前黃之鋒以中產之後身份參加社運,曾表示將來打算考個律師等專業,好在長大後參與社運時,生活同時有保障。一年之間,他的想法已有改變,現時的目標是,希望大學就讀政政系,那將來計劃從政? 「就算係,都係八年後的事,邊個知八年後係點?一年前都唔知現時香港會咁啦!」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