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教育界「廿三條」 專訪學民思潮(茶杯雜誌)

P068-069001.2 P068-069001.1

 

他們是學生,同時是社會公民,未知能否主宰未來社會,但卻肯定不願對當下社會的問題置身事外。請不要只記住狙擊局長或城市論壇上被「拍枱」,他們是實實在在投身在社運當中,擊起這城市思潮起伏。

cC:CUP Magazine 學:學民思潮

C: 首先,可以說一下你們認為整個「國民教育科」,當中「洗腦」的地方在哪?

學:我們會認為「國民教育」是一種「洗腦」教育主要是因為這學科的推行是針對一眾小學生的,他們欠缺獨立的判斷思考,很容易別人對他們說甚麼,便相信甚麼,而在這情況下,向他們灌輸一些偏頗的知識,便會形成一種「洗腦」式的教育。而當有人說這一科就是要給小學生對國家有正面的訊息時,那麼變相便只是告訴他們中國有多好、有多強大,而不知道不好的一面。

另外,我們亦認為這跟香港的教育制度有關,因為我們的教育制度是以考試為主,只有熟讀老師教他們的東西才可以在考試中取得高分,而在這樣的機制下,學生便只會依循教師所教導的一套,認為他們所教的才是對,這樣一班學生便很容易潛移默化地接受並相信教材內的種種說法。而我們認為整個國民教育科最大的問題是在於它的宗旨:培養學生對祖國的自豪感和感恩之情。我們都認為一個學科的最大作用應該是建基於知識而不是情感,而當一個學科的目的是要培養學生對祖國自豪和感恩時,變相便即是不能提及祖國不好的地方,而某程度上,這便是一種情感和思想的操控。

C: 那麼你們反對「國民教育科」的策略是怎樣?

學:我們的策略就是乘著吳克儉上任之際,希望把他資歷不足這訊息傳達給大眾,從而引起輿論,讓大家關注他的去向,藉此逼使他跟我們會面,可惜,最後他亦用上各種的藉口作推搪,但實在這亦已引起了大眾的注意。其實,當你提出一個社會議題時,最終都要回歸於一個社會的行動,而集體性的社會行動,最直接的便是遊行,因此,舉辦遊行便是我們暫時的策略,同時,我們亦相信有時是要透過輿論向政府施壓的,而這點我們亦成功做到了。

C: 如你所言,一個社會的議題最終都是要回到社會的行動,那除你們一班學生以外,社會的其他界別,特別是家長及教師,又有否與你們合作?

學:我們都可看到一眾家長正陸續作出行動,好像早前便有了「國民教育科家長關注組」的成立。至於辦學團體便相對地少,因為他們大多不會直接去支持一個社會運動,這對他們而言是有一定的困難,但他們大部份的立場都跟我們一樣的,而早前我們亦以一個較鬆散的聯盟舉辦了一個反對國民教育科的記者會,當中主要的團體就是由學民思潮、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與教協組成。

C: 那學生呢?你們身旁的學生朋友對此的關注程度又是怎樣?

學:在社會的普遍觀念上,政治大多跟學生扯不上關係,因此,便出現了學生政治冷感的現象。而作為一個學生團體,當我們成立學民思潮後,事實上我們都在逐步感染著身邊的人,讓他們開始對社會的議題有更多的關注認識,而這亦正正是我們想要做到的,就是擔當著一個推動者的角色。我們想做的並不是為他們發聲,而是帶動他們與我們一起發聲。

C: 但說實在要引起關注,始終是需要「噱頭」的,而某程度上你們的「噱頭」應該就是學生這個身份吧?

學:是的,我想我們的「噱頭」就是夠年輕,好多人都會認為搞政治或社運的都是一些年紀較大的人,但我們做到一種「入屋」的社運,好像於遊行中,一班師奶們都會走來跟我們說句「同學仔要加油啊!」因此,我認為學民思潮成功的其中原因就是讓人想像不到一群只得十多歲的黃毛小子都可以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坊間很多人都會問及我們有甚麼的政治背景,或是背後有甚麼政黨的教導及資助,但我想說的是 —我們沒有一個是黨員,當然,我們都會有各自的政治取向,但大家的對政治的看法都是很闊的,不會把自己的視野只框在一個黨的理念內,至於金錢方面,我們都是一起去籌錢的,而策略的決定,便是由一大班人一同討論出來,我想這一切都是讓別人關注我們的地方。

C: 談及輿論與關注,近月你們的一舉一動都成了傳媒的報道焦點,那對於傳媒所作的報道或是社會大眾對你們的輿論,你們又有甚麼看法?

學:我們看到的是,很多時傳媒都會把焦點放在我們學民思潮這組織有多活躍,怎樣去狙擊吳克儉、黃之鋒怎樣令余綺華「拍枱」等事情上,又好像當揭發出浸會大學那本國民教育科的教材時,大家都會過於關注內容有多「洗腦」,把話題的著眼點放到教材上,但我則認為這教材只應視為是一個例子,不論它存在與否我們都應該反對國民教育科的,因為它是以一種密室政治的方式所推行的政策。但無奈,這便是香港傳媒的生態,他們總要找一些較有趣味的事去報道,所以我們只好透過組織去讓更多人知道國民教育科是怎樣的一回事。而眼見近日不同的報章專欄都開始就國民教育科這事作出回應,整個社會的氣氛及社會大眾都在關注著這議題,某程度上,我們都有感這情形就好像是教育界的「廿三條」。

C: 最後,積極參與社運會否影響到你們的校內生活,為你們帶來壓力?

學:也沒有甚麼壓力的,事實上,校內的教師,大多都支持我們的行動,但在校內,我們都不會進行與社運有關的活動,因為普遍的學校,理論上都是政治中立的。始終,校方的老師不會希望學生於校內很高調地去舉辦政治的運動,因為不是每個人都接受到中學生去參與或發起社會運動,避免這樣的衝突,我們都盡量不會這樣做。其實,相比於校外,反而是在校內發起社運更為困難,但偏偏這是一個關於學校的議題,是有點諷刺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