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鋒讓位雙妹橫空出世 學民交棒思潮再起波瀾(信報紀曉風)

A13001.1

 

“以為必敗無疑的仗,結果有時可以出人意表;以為胸有成竹可以霸王硬上弓的政策,當面對全城的反對聲音,就算最終撤回兩字說不出口,也會落得一個自我閹割左修右補頓成不倫不類的下場。

老紀所說的,是政府欲強推國民教育科,至於打下必敗無疑的勝仗者,就是中學生組織學民思潮,眾人以為學民創辦人、年僅15歲的黃之鋒居功至偉,但小伙子卻堅拒當英雄,甚至在撤出廣場後,直言自己「真係好攰」,只是現實的無情,世界的重擔,似乎依顧跑往瘦削小子的兩肩扛。

然而,當變相撤回國教科已成事實時,黃之鋒倒沒有被勝利沖昏,既一眼看出胡紅玉的新說法,仍是魔鬼暗藏細節間,同時已準備好未來更長的抗爭,深知「一人計短、二人計長」的真理,決意要讓更多一直同行的戰友站出來,成為前線生力軍。至於最新「彈出」的兩人,是同為芳齡15歲又看似弱不禁風的小女生!

尹欣怡,是佔領政總運動中四大負責人之一,跟黃之鋒並肩進退不眠不休又開會商討再出謀獻策,更在特首梁振英前往廣場時,親眼目睹一場政治「騷」,卻令她深刻又震撼,結論是「呢個係咩特首?我尊重唔到佢!」似乎初生之犢,真的毫不畏虎。

至於周庭,老紀最記得是她那琅琅上口的英文,她是佔領運動的大會司儀,然後又再負責回答中外傳媒的英文問題,一口流利英語,大抵足令議事廳內為數不少的議員汗顏,但誰又料到她在數月之前,公開說話是會害羞得舌頭打結?

這場波瀾壯闊的運動,不單改寫了全港學生的命運,也隨時改變了兩人的一生!”本周五,港台節目《左右紅藍綠》寫下史上一頁,邀請得歷來最年輕的主持人,負責講述國教科立場,這個主持新面孔,正是年僅15 歲的尹欣怡,經過反國教科猶如史詩式的一役,她已成為學民思潮內的中堅分子,甚至能成為學民icon 黃之鋒的「替代人」,例如這天,她就是代黃之鋒負責主持節目,節目中雖然顯得有點緊張,但說話條理清晰;而在錄影機以外,當小妮子要回答老紀的提問時,更能侃侃而談且有條有理。

她在觀塘基智中學就讀中四,今年參加七一遊行時才加入學民思潮,然後抱住為下一代的師弟師妹着想心態,就走上反對國教科之路,而在佔領政總期間,更成為學民思潮四名負責人之一。

對於參與帶領運動,身形嬌小的尹欣怡直言儼如發夢,更一度擔心自己會被警察拘捕,又怕運動有危險事發生,而事後最記得的,卻是9 月3 日早上一幕,當時下着雨,通宵留守的同學大都仍睡眼惺忪,忽然有人拍醒她告之CY 來了(老紀聽落跟「狼來了」別無兩樣),在矇矓中見CY 還以為自己在發夢, 「從未見過高官,第一次就見特區之首梁振英,點諗到?」確實,在此之前,學民思潮已在廣場留守數天,但下至吳克儉到上至梁振英卻一直蹤影未見。

不過,梁振英終於現身,尹欣怡卻換來一肚子怒憤,因為CY 未有探望絕食的學生,更沒有回應學生的要求,甚至懶理學生的聲音,「好似人肉錄音機咁,佢就係唔回應學生,只話國教科有討論空間、話諮詢吸納民意,民意都講明要撤回啦,CY來係為『做騷』,呢個係咩特首?我尊重唔到佢。」尹欣怡表示,為了國教科,同學犧牲了暑假,在佔領政總前,更不時要開會至三更半夜,但CY當日帶笑實是無情的回應,卻令她感到對方「好虛偽」, 「佢都唔係香港人認同嘅特首,只會為中央做事……選舉期間唐唐話會為何俊仁爭取回鄉證,但CY 就唔敢應承」,或許他為中央做事倒有最少四分一是真,因為老紀曾報道他上場後有四大政治任務,推行國教科正是其一。

對於踏上學運之路,每個少女總會有第一次,尹欣怡的第一次也很刻骨銘心,就是在七一遊行後直踩往西環中聯辦, 「完成第一次遊行,再來第一次衝擊中聯辦,心裏緊張到不能想像」。其實,除了緊張還有恐懼感, 「中聯辦比特首更高一級,係個恐怖地方,守衞森嚴,保安又將我哋嘅請願信踢出嚟,呢個地方好唔接受我哋意見,我怕有危險,黃之鋒出咗名畀人搞,我擔心我日後都好似佢咁畀人搞」,她說的恐怖,也因為該處似乎影響香港事務,更令小女生信以為真的一國兩制與五十年不變,原來不過如是。

投身社運世界,只要樣子標致,很容易就被傳媒冠上「女神」外號,前有葉寶琳、陳巧文與周澄等,這一回,學民思潮的周庭就成為「九十後」的代表人物,已被封為「學民女神」。

周庭自言,自己本來對政治冷感,直到今年偶然參加一個組織的介紹政治時事的興趣班時,有個年長兩年的男同學影響了她, 「好似法案審批、住屋等問題,自己日後有無屋住,原來都會影響到」,當時又正值特首選戰, 「睇到唐唐啲新聞,覺得佢好好笑」,但對政治仍未有明確興趣,不過作為高中生應該要有公民責任,開始逼自己看新聞,往後兩三個月亦如是,之後就變了喜歡政治。

其實,在中三時她曾修讀中西史,到中四中五就棄中史主攻西史,原因很簡單,就是西史比中史有趣,令她認識極權的可怕, 「政權要人民盲目信奉佢其實好可怕,好似希特勒要屠殺(猶太)人咁,我好希望下一代要有思想自由」,而對於自己看「懂」政治卻是政治冷感,甚至以此自豪, 「可能係政治污糟」,當時卻從未想過政治與歷史會有關。從討厭到喜歡,周庭對政治的轉變也來異常厲害,問到其夢想,她會心一笑,說道: 「想讀中大政政系」,她知道該系出了一個民建聯的陳克勤,但不會評論對方政績的好壞及政治立場,因為與讀該系無關。

 

學民女神曾有口窒時

周庭在今年5 月加入學民思潮,但知道父母會反對一直沒有向他們透露。在參加「七一」大遊行前,她表明會去遊行,父親感到奇怪,追問下就得悉事件, 「佢話政治好黑暗,但我成世人未有過咁堅持」,在愛女心切下,周父沒有強烈反對。直到有一次,周庭到電台出席「烽煙節目」,原來爸爸全程有聽,更受到女兒感動轉為支持她的「學民」之路。

周父原來是泛民支持者,媽媽卻是建制派支持者,兩人都是從商,媽媽對政治了解不多, 「立法會選舉係咪有兩票都要問我」,其實和她在政治上沒有什麼爭拗,父母之間亦有默契不談政治,以免傷感情, 「可能同人生經驗有關,大家知道會起衝突,所以唔多傾,唔同政治立場係無得拗」。

周庭認為,媽媽反對她參加學民思潮, 「有叫我唔好再搞㗎,不過爸爸支持我,爸爸係屋企有權威啲,咁就會隻眼開隻眼閉」。

其實周媽媽之所以反對,不是出於政治立場,而是安全問題,亦都希望周庭晚上要回家吃飯。記者比較麻煩,為了就時間讓周庭與尹怡庭及黃之鋒來張合照,希望周庭能配合在晚上現身,她不斷尷尬地拒絕了,「夜返屋企,媽媽會好嬲」,她認為,是要尊重媽媽的。但她強調,會將社運放在第一,「有時知道行動會夜歸,會打電話畀屋企人講聲」。

訪問期間,老紀曾打算用智能手機程式Whatsapp聯絡周庭,但發現她沒有What sapp,追問下,原來周庭並沒有智能手機。起初,周庭百般不願提手機的問題,心情更顯得低落,說話變得嚴肅, 「屋企人話有智能電話,會唔專心學業」。她坦言,見到同學、朋友用智能手機聽歌、拍照,更有朋友因而取笑她,自己心裏是不開心的。

向父母爭取參加社運與爭取買智能手機,周庭認為前者更困難,但卻爭取成功,一來她覺得性質是不有同,參加學民思潮是為了香港下一代,反「洗腦」教育,而爭取買智能手機只為了娛樂,因此沒有向父母作堅持, 「當父母認為智能手機對我學業及工作都無影響,我自己又有能力買時,我會去買」。

周庭回顧加入學民思潮以來,自己亦改變很多,「之前講嘢好差,有次要對住40 人演講,已經有貓紙,但講嘢都口窒,手都震晒」,但加入學民思潮後,透過做司儀、企街站及訪問,累積很多公開說話的經驗,特別是企街站,帶着擴音器說話,訓練出勇氣。學民思潮的記者會上,周庭負責答英文提問,而且對答不俗,她謙稱,自己的英文水平還是「麻麻地」,會錯文法,只是自己比較敢說英文,黃之鋒才由她作答。

過去數個月,周庭在學民思潮有着非一般的感動的事,就是成員之間會有爭拗,因在開會時,會就一些理念及行動細節作討論,期間是有爭拗的, 「總有你鍾意同唔鍾意嘅人,或者溝通到同埋溝通唔到的人」,大家看法是有不同,但為了反國教科,會立即放下成見,為行動一起努力。

其實自爆組織內部矛盾,無論是從政或是在社運界,都算是一個大忌。但周庭認為,每個人都有自己性格、有些立場都未必一致, 「但學民思潮嘅同學,會將反國民教育放第一,私事放第二」。來到現在,參與反國教科一段時間,周庭更明白到,要去感染更多人去了解社會,因為由民生到民主,好多問題都不是靠一小撮人去做,而是要靠群眾力量。

回想這場反國教科運動,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稱,這一年多並沒白費,自03 年七一大遊行後,運動已成為歷來第二場最大型的群眾運動, 「今次學生有powe r,亦創咗好多紀錄,好似最細年紀上《城市論壇》咁,見到香港參與政治嘅人年輕化」。

黃之鋒坦言,這段時間真是有點累,特別是今年1、2 月時,見沒有人回應學民思潮的行動,曾思索是否會被迫放棄組織及行動,但「民主不只是要普選,而係要推動公民素養」,最終他仍堅持到現在。

 

黃之鋒:曾想過放棄行動

至於他向傳媒介紹了尹欣怡及周庭兩人,他認為,學民思潮這個組織,不是只得黃之鋒一人,也不能只得黃之鋒一人,他希望社會可認識組織內的其他成員。那麼為何是尹、周兩人,黃之鋒指,他本身邀請了幾名成員,而尹、周兩人的家長阻礙是最少的,可放心會見傳媒, 「中學生搞社運,家庭負擔少係好重要」。

但黃之鋒強調,兩人在學民思潮的工作,展示了其能力。先說尹欣怡,黃之鋒指在佔領政總前,有時要開會至凌晨四時,尹同學亦有參與,而且不時提出意見,道出一些計劃概念,對他很有幫助,「有時仲會反駁我的觀點」,他認為尹同學在統籌及策略能力好,在絕食一事上,都由她負責,而且照顧絕食同學, 「我少參與絕食一事,但在旁觀察,尹欣怡做得好好」。而前日出席《左右紅藍綠》節目時,作為「第一次」,表現及口才是相當不俗,「一啲老鬼、立法會議員去做嘅節目,她都做到」。

至於周庭,黃之鋒指學民設了十個街站收集市民簽名,而周庭負責新界東一站,收到一萬個以上的簽名,排名第三, 「第一是旺角,當然會多簽名,第二是我喺銅鑼灣擺嘅站,第三就係佢」,黃之鋒指周庭曾擔心簽名不足,將擺放時間由晚上七時結束,延長至九時,亦見到其統籌能力。在佔領政總的十日間,周庭有五日因病發燒,但都拿住咪做司儀,就是肯付出, 「搞社運,心態係好重要」。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