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都是全民覺醒運動主角(蘋果日報)

A08-20.1

 

我們肩並肩,冒着風雨流着汗,今天走到反洗腦運動的十字路口,這是小終結,也是新開始。熱血赤子、勇敢師奶、為口奔馳的香港人、廣場上的你和我,都是全民覺醒運動的主角,都是栽種未來的種子。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呼籲參與運動的近30萬人次今天重返政總,要求失職教育局局長吳克儉下台,迫使政府清除教科書的洗腦餘毒,「一日仲有一黨專政,呢場運動永無休止,人數就係最大武器。」

黃之鋒未收得工

一個盛夏,學民思潮帶領全民投身反洗腦運動,中學生重重擊倒高牆。召集人黃之鋒說,今次是反23條以來第二次全民覺醒運動,滲透社會每個角落:監獄裏不能上網的囚犯、路邊裝修工人、海洋公園扮鬼職員也為學民打氣。但是大家不能單靠一班中學生來守護香港,港人必須藉此建立公民社會,慎防國民教育科「分拆上市」。

香港人要有危機感

過去數月,黃之鋒不斷回望03年反23條的歷史,感到與反洗腦運動很相似,「03年靠律師,今次靠學生」。他同時憂慮這場運動同樣像九年前般無以為繼,「大家理所當然覺得,遊行可以推冧政策,但就錯失機會去實踐公民社會」。他回想,當年中央察覺人心未回歸,遂利用公安條例、人大釋法及警權干擾法治,等同把23條分拆上市,當時社會未能察覺,「國民教育科都係咁樣搞出來,中央會唔會又改變方針,再出勁招?」

剛滿16歲的之鋒強調,反洗腦運動能否持續,取決於港人的公民意識,「香港人要有危機感,撤科唔代表收得工,呢個政府實同你癲落去,嚟鑊新嘢」。今次運動令家長與學生打破故有思維,主動影響教育政策,但遍地開花的關注組未來應如何運作、是否局限於國教科,仍有待社會討論。開學兩個月,之鋒尚未平衡學業與社運壓力,「Form1(學生)搵我合照,問陳惜姿係咪我阿媽。搭車有人睥住,十幾條友圍埋影相。冇計,唔通戴面具出街?」放學後馬拉松式開會,記者瘋狂追訪,「冇咗自己,成個人抽空晒,淨番學民思潮四隻字」。周日閒逛黃金商場的「毒男時光」不再,與同學「碌齡」看戲更是奢侈,「中秋同學玩燈籠,我話去梁振英大宅玩,大家dead air;約好食放題,我太攰返屋企瞓覺」。

一邊吃消夜一邊喊

從前一家經常落翠華消夜,現在只能留在家吃,媽媽做水吧冲奶茶。有一晚,四個月積累的壓力終於爆發,之鋒一邊吃消夜,一邊哭了出來,爸媽摸摸他的頭,沒說甚麼。他深知反洗腦運動不會終結,但仍想稍事休息,「溫番書、做番功課已經好好。11月底考mid-term,成績一定跌。我仲要考DSE,屋企人唔係望子成龍mode,但係唔想辜負佢哋」。他期望人群中有更多黃之鋒一起抗爭,「我有能力做到咪做囉,但我哋唔係代議士,唔係like我一下就得。個個願意企出來,就唔需要一個人承擔晒所有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