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以為這是商家們的糾紛

602655_355596677866180_833807180_n

 

在上周三,六千人參與《全民覺醒。栽種未來》重返公民廣場晚會完結後,反國教運動也看似將會告一段落,筆者也以為一向積極參與集會的市民可以休息一下(即是我自己)。可惜,當四大政治任務之「推行洗腦教育」被學子與市民力竭聲嘶地喊停後,我們才驚覺另一任務「整頓公共廣播」其實也開始了好一段時間。

在擔任集會搞手後,隔兩天以普通集會人士身份重返公民廣場,集會高峰人數超過一萬人,也讓我佩服香港人的堅持,大家精力旺盛在周三周五周六周日也走到政府總部,看到有人曾言參與遊行集會也成為不少香港人生活的一部分,其實也算不得是甚麼好事,只可惜梁振英待著處理的政治任務實在太多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身邊的同學聽到我放學後又到政府總部,也摸不著頭腦到底發生甚麼一回事,「而我不知道大班是誰」確實是不少學生的心底話,「DBC」也可能是這幾星期才聽到的新名字。
很坦白說,我不是一個常聽電台節目的人,也不是DBC的聽眾,甚至我從沒完整地聽過鄭經翰的節目,極其量只是常做Phone-in電話訪問而已。但對我來說,那一連三天的集會,不只關乎於DBC危急存亡,更與言論廣播自由和一國兩制緊緊扣連,我站出來只是盼望「還聲於民」。
當網上流傳著股東們的會議錄音,那個在反國教運動早已交手數回的黃楚標聲言:「李慧玲好惹火,你同我講過後,我哋同彭主任講,中聯辦好反感……」整段對話一字不漏地在網絡瘋傳,亦是股東拒絕履行承諾注資的導火線,我們真的相信這只是單純的商業糾紛?
看到香港政府仍舊調重彈轉移視線:「這只是股東內部爭拗,他們可自行決定公司是否繼續營運……」政府作為發牌機構,眼見香港數碼廣播(DBC)因政治因素而導致停播結業,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長蘇錦樑仍是一言不發,反映廣播機構發牌制度真的存在不少漏洞,這次事件反映染紅勢力從本土教育政策轉移至公共廣播業務,即使今天DBC也停播了,但我想拒絕中聯辦干預香港事務,捍衛言論自由的路仍要走下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