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讓他們學懂承擔

319634_371417839617397_354215310_n (1)僭建一詞在特首選舉後會從公眾的字典中抹得一乾二淨?我也曾這樣想過,畢竟看著中策組被玩弄得「四不像」時,那些「甚麼?原來他又有份僭建?」的記憶真的很易消逝。誰知當開誠布公的結果是口頭解釋一概欠奉,只是換來14頁信口雌黃的書面報告,終讓傳媒抽絲剝繭尋根究柢,「油蒙了心,耳朵發沉,眼睛閉著」根本就是梁振英的寫照。


被揭發十一年前曾處理僭建後,書面報告上「第一次處理僭建不知要通知屋宇署」被特首辦詮釋為:當年處理的是赤柱僭建,今天處理的是山頂住所僭建,與處理赤柱物業情況不同,你怎樣說,特首也是首次處理山頂僭建!憶起特首選舉曾被形容為「豬狼之爭」,描述梁振英如狼般險惡,唐英年如豬般笨拙,回首梁振英這種詞窮理屈厚面皮的樣子,曾聞名一時的語言偽術終於不攻自破,真的不知道到底梁振英是豬,還是他視香港市民如豬,連這種謊話也會信以為真照單全收。

在滿以為登上權力高峰的時候,道歉是否真的一個錯誤的幻想?那副一朝得志的面孔真讓人吃不消,我想市民看重個人基本誠信多於僭建多少層多少呎,在曾蔭權接受豪華款待時,我們怨聲連天,深感廉潔終會變為我城的傳說,誰知最壞的時刻仍末到,特首強行把誠信與僭建脫鈎才讓人難以置信,在辯稱僭建與誠信無關後,民意高低也與管治方針脫鈎可能也能說得通。

倒梁的怨聲風聲正在身邊吹著,不用冠冕堂皇引述甚麼大道理,下台只是為了向往後從政者發出最卑微的警示,如果下台不現於小島,他朝僭建將會成為高官玩弄權術時附帶的家常便飯,不欲把僭建這種官場病態變為往慣例常態,只好嘗試推翻官場的定律,做錯事是需要承擔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