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風雲人物學民思潮(壹週刊)

16775786A030.216775786A030.1

2012風雲人物學民思潮

學民思潮英文名Scholarism,由召集人黃之鋒「作」出來。作,是字典的的確確沒有這個字。網上曾經有英語專家,批評學民思潮不學無術亂咁嚟,外國傳媒報導也加註釋意旨Intellectual Trends。Scholarism這個生安白造亂砌出來的字,現已成為香港九十後帶領社會運動的一個代名詞。一切,都因為學民思潮的一班中學生,在二○一二年暑假,將不可能變成可能。

當鏡頭對準黃之鋒,他會如亂串英文字母一樣,寸寸地一輪嘴:「係呀,係無Scholarism呢個字,但我唔理,我唔要是但改個行貨名。」這個被中國社科院點名批評指他帶頭亂港的十六歲小子,卻能夠在短短幾個月感動全港市民,迫令政府撤回洗腦式的國民教育科,全因為他有三寸不爛之舌,還有刀槍不入的強大心理質素。兩者,都來自背後力撐他的父母。戰友都說:「呢個黃之鋒,無禮貌、不知天高地厚、思考未夠深入,成個細路仔。」由網上討論到走上街頭,黃之鋒都有一班摯友幫他部署追擊策略、替他擺平人事問題、為他的激昂加添柔性。他們,是沉穩圓潤的張秀賢、心思縝密的林朗彥、腹藏詩書的黃莉莉。他們一行四人在二○一二年創造了一段社運歷史,替全港中小學生擋開洗腦教育。二○一三年,學民小子決定瞄準大話特首,準備為香港七百萬人再戰狼英。

口水公關黃之鋒

黃之鋒記得媽媽講過:「你仲係BB時,總係邊飲奶邊牙牙學語。」他七歲被診斷有讀寫障礙,返學默書肥佬、抄書跳行得個丁、體育唔掂五音不全,整體成績由尾數上,老師話:「呢個黃之鋒,死剩把口。」相對他笑起來瞇成一線的雙眼,黃之鋒有個凸出大嘴巴,最強技能係駁嘴。他是學校和教會內的「搞事分子」,會質疑校規存在的理據、挑戰教會弟兄對政治不聞不問,「我個個都駁嘴,除咗對住阿爸阿媽。」「我就係咁寸寸貢。話我無禮貌,係,我諗到乜就講乜。」成名前,他在Facebook寫過,「點解我咁快做完功課嘅?我想做慢啲呀。」「正所謂,學可以唔返,教會唔可以唔去。」成名後,他說:「我搞社會運動但唔做運動。」「我以前鍾意影相,但依家,我鍾意被人影多啲。」金句多多。他說話速度像開機關槍,不只是吹水,也是他大腦邏輯思維和社會識見的折射。他讀過的課外書大多都與社會學有關,例如《練乙錚文集》、關信基《醍醐灌頂》、還有劉曉波的《中國當代政治與中國知識份子》、Michael J. Sandel《正義,一場思辯之旅》。因為對政事知得多、因為talk得、因為知道什麼是一語中的,黃之鋒就此成為學民思潮領袖、傳媒網民寵兒,「我最擅長,就係短打。」

金句王

黃之鋒對自己口才信心爆棚,直至首次遇上語言偽術高手梁振英,才打亂陣腳心慌慌。今年三月,梁振英選特首時會晤網民,黃之鋒帶着學民思潮成員,在梁面前滔滔不絕反國民教育,豺狼在他一輪嘴時打斷他,「嗰刻我覺得佢好有殺氣,我好怯。之後我諗,呢個人咁硬唔聽意見,由佢做特首,我哋場反國教仗好難打。」四月底,梁振英當選特首後一個月,國教指引出爐,黃之鋒一天放學收到學民戰友來電:「無得打,份文件好完美。」黃之鋒聽罷只不斷踏地道:「唔會,我哋一定贏、一定贏。」要贏,黃之鋒決定在公眾面前,用他的語言來演繹國教這個議題,「大部分人都未睇過份文件,好,由我來講俾香港人聽。」當有人說,國教可增加中國人身份認同,他會用一個例子反駁:「係唔係見到毒奶粉結石寶寶都要認同?」追擊吳克儉,黃之鋒先將他說成「商人局長」,再指他搞「密室政治」乘勢提出不要秘密談判。逾九萬人上街反國教,他會說:「動員市民出來的是梁振英而唔係黃之鋒」。他善用這些精闢短句,在Facebook、Youtube、Twitter吸引人們眼球。「最緊要短、精、快。」他終日帶着iPad掃來掃去,跟人說話四眼不離手機,深信網絡是開啟社運大門的鎖匙。學民思潮的Facebook,如今有逾16萬人like,黃之鋒個人頁面則有逾12萬人舉拇指。黃之鋒成名的關鍵日在五月十三日,當天他在只有三百多人參加的反國教遊行後被記者訪問,電視台覺得濕碎料最後無出街,但片段在網上意外爆紅,點擊率高達二十六萬次。網民驚訝這個戴粗黑框眼鏡、細眼、說話有點懶音的小兄弟,面對鏡頭思路竟如斯清晰。記者問他,國教必推了,你們出來可白費心機。他答:「我們不會考慮後果,我們只希望表達聲音。」黃之鋒靠把口,紅了。

有家教

七月,梁振英上任,用公帑編寫的《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發行,說中共是「進步、無私與團結執政集團」,黃之鋒即乘勝追擊對準手冊鞭打。他上《城市論壇》被左派背景的余綺華老師拍枱罵,即刻心知:「佢樣衰咗。」緊接不慌不忙對咪反攻:「老師你唔好拍枱鬧我。」他老練地知道自己處於上風,「點解我反應咁快?因為睇過好多新聞,知道在鏡頭前出醜的人必定蝕底。」拍枱風波變全城熱話,之後有雜誌找他和余綺華影握手言和封面,他又樂意奉陪。國教之火熊熊,黃之鋒不久後再上《城市論壇》,「第二次,台下的人不斷鬧我,好似將我輪姦。」那時,網上又出現「反之鋒、反暴民」六千人like群組,有人將他曾投票給公民黨的父母說成公民黨員,父母又給左派報紙起底,黃氏一家被妖魔化成「禍港罪人」。壓力爆煲的日子,黃之鋒依然信心爆棚。鏡頭後,他的爸媽沒叫過他唔好再搞、沒叫他不如好好讀書、沒叫他隱姓埋名。深夜,做電腦工作的爸爸、大學主修中國文學副修政治現當師奶的媽媽,會帶他到茶餐廳食消夜、會在凌晨二時把一杯他最愛的熱奶茶放在書桌、輕輕說一聲:「阿仔,我哋支持你。」「我爸媽乜都同我講,所以,我係個乜都講嘅人。」黃之鋒跟爸媽、讀小四的弟弟居於鴨脷洲海怡半島,全家都是虔誠基督徒。父母在八九年六月三日上影樓拍婚照,然後發帖公布喜訊,但帖上寫着「國難當前,儀式從簡」,沒大宴親朋。六四屠城,他們搜集香港的報紙傳真返內地。七月一日註冊簽字後,穿上王丹柴玲T恤跟團到歐洲度蜜月。九六年黃之鋒出世,七歲被發現有讀寫障礙難以融入填鴨教育,父母從另一角度教他做人,「小二那年,爸爸跟我說六四屠城,又帶我探基層家庭、板間房,話我知要關心社會。」他記得,每當爸爸在家看內地地下教會紀錄片,看到信眾被中共批鬥,都會眼泛淚光。這樣的父母,成就了黃之鋒:「因為爸媽在背後全力撐我,令我有好好的心理質素。」

不怕狼

黃之鋒初生之犢不畏虎,正正是他另一個致勝關鍵。即使壓力如巨石壓頂,他在公眾面前只哭過一次——那是九月一日政總開學禮上,那感動、激昂、徬徨的淚水,當時反國教正處十字路口。說到黃之鋒的心理質素,最教人記得的一幕,是開學前學民思潮將政府總部反轉成公民廣場,梁振英來「探望」時,黃之鋒拒絕跟他握手改為鞠躬。「我早知道唔可以同梁振英握手。我睇過以前報導,八九年王丹跟李鵬握手、或者今年五月民主黨張文光跟『剪布』主席曾鈺成握手,都變成報紙大相。我好清楚知道,一定唔可以俾人覺得我哋同政府合作。」他在網上讀過這些「握手」爭議,本能地知道要打醒十二分精神,「至於鞠躬,係當時堅決唔握手的自然反應,之前對住葉劉淑儀的新民黨,我都係鞠躬。」「那次,係我第二次見梁振英,我已經唔再怯。反而覺得呢個人真係蠢唔聽意見。」由三月到九月的種種批評磨練,令黃之鋒變得天不怕地不怕。他的政治智慧如何訓練?「香港過去幾年,有保衞天星皇后、反高鐵、撐五區公投,呢啲我都無參加。但我用咗旁觀者身份,上網搵資料觀察分析,知道搞社運就係一句話:要贏公眾支持。」他不諱言,擔任召集人就像公關,也是他社運字典裡最重要一課。「再配合出其不意的行動,才會令政府跪低。」他想到用十區街站近距離打動群眾兼籌得五位數字捐款,又想到將與教育局長吳克儉的對話直接駁到傳媒的收音器材,還有用絕食和廣場兩大元素向群眾作道德感召,「我們沒有將八九民運宣之於口,但大家一聽就有感覺。」「我們,是在網絡世界長大的一代。歷史的教訓,上網click幾下就睇晒。」

新醒覺

二○一二年炎夏,黃之鋒這個連成人身份證都未領的𡃁仔,帶領學民思潮在社會公義戰場上贏了漂亮一仗,「我們一班九十後,成功令香港人的心,和香港這個地方扣連起來。」「我們令香港人,找回香港人的身份。「我們沒有目睹八九六四,○三七一時是小學雞。但一場反國教,我們和所有香港人都覺醒。「八十後追逐香港社區情懷。但當我們九十後懂性時,香港已沒有什麼餘下。我們沒有背負香港的歷史,我們,是來創造歷史。「原來,我們這一代,可以影響香港、改變香港。」十月十三日,黃之鋒十六歲生日,反國教行動也完了。他靜下來,思考有逾二百成員的學民思潮以後的路,「一定不會離開政治議題。」他們上週宣布最新醒覺,要用良知推倒謊言和醜陋,加入「倒梁行動」逼梁振英下台。學民思潮難道已變成政黨,「我們現在寫文、議政,也是參政一部分。」有其他政黨向他招手麼?「沒有,我距離廿一歲有參選資格,仍有好多年。」上週,他就讀的直資學校匯基中學(東九龍)派成績表,黃之鋒說自己成績中上,通識科更達頭幾名。老師的評語不再是「死剩把口」,而是:「It is joyful to teach this student.」(很開心教這位學生)。黃之鋒的「鋒」字來自《聖經》詩篇:「你的箭鋒快,射中王敵之心,萬民仆倒在你以下。」他的英文名Joshua是《聖經》記載的約書亞,他是繼承摩西的以色列人領袖,驍勇善戰。

和事老張秀賢

今年暑假,學民思潮曾改組再選召集人,打開票箱,得票最高的叫張秀賢,第二高票才是黃之鋒,但張秀賢站出來:「我升大學唔再係中學生,召集人,由黃之鋒來吧。」他比黃之鋒大兩歲,數月前剛取成人身份證,是學民中的「老餅」。他的個性人如其名,內斂沉穩,愛哲學、寫作、讀書。張秀賢加入學民不久便要上文憑試科場,他卻把心一橫:「要讀的,已讀完。」擱下書本他上街再上街,結果考獲三科5級、三科4級的佳績,入讀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其中通識科更摘下難奪的5**級,成為學民樣板書生。「放榜前,真的好大壓力,我怕考得唔好令學民被人攻擊『你班𡃁仔搞搞震讀唔成書。』」被眾人視為大哥哥,不單因為年齡,還有他處事圓潤,學民思潮內的人際糾紛,都由他來解決。九月,黃之鋒堅持佔領廣場絕食,張秀賢原來當初反對,「話佔領就佔領,唔得,太衝動、太倉卒。」大伙兒投票後決定去馬,反對派不服,但張秀賢很快就平復心情安撫其他人:「我哋要尊重大局。」佔領廣場終成推倒國教的關鍵骨牌,張秀賢回憶:「我真係跌眼鏡,可能我大咗,顧慮多咗。比起黃之鋒,我係保守。」「我同黃之鋒係兩種人,佢仲係細路仔,食飯夾人哋個碗啲餸,又講數碼暴龍,我成日笑佢。」生於九四年的張秀賢,在黃之鋒面前自覺老餅:「因為佢仍然係中學生,才有最大激情。」「比起黃之鋒,我個人較圓。」張說,黃之鋒是個有稜角的「尖」子,口沒遮攔,「有人話佢無禮貌、搏出位、唔聽人意見。我成日都好驚佢出事,唯有喺背後幫佢擺平人事。」過去幾個月,他默默替黃之鋒處理人事問題。十八區擺街站,各個山頭唔聽話,張秀賢用社工口吻勸各位兄弟姊妹對事不對人。

十五歲的失落

「我唔似黃之鋒有稜角,但偏偏他這種個性,成就了他。」見到黃之鋒,張秀賢不禁回想十五歲的自己。當年,他曾助校內老師兼環保觸覺主席譚凱邦參選立法會、研究屏風樓發水樓,又曾經獨自上街反高鐵撐五區公投,「當時人人話八十後好勁,我心諗,九十後去咗邊。」「讀中學時,我好想團結中學生搞社運,但我做唔到。」張秀賢家住屯門居屋,讀屋邨學校順德聯誼總會梁銶琚中學,在聯校活動跟同齡名校生談反國教,眼前的「精英」卻叫他不如爭取唱K買衫有折扣,也有人提醒:「搞唔起反國教啦,好多中學生活動,都有左派資助。」張秀賢的父母開補習社、家有比他年長十歲的姐姐,同枱食飯從不談政治。直至與黃之鋒相遇,十八歲的張秀賢,在黃之鋒身上找回十五歲的失落,這令他決心守護着有待成長的黃之鋒,免他跌得太傷。

幕後軍師林朗彥

林朗彥與黃之鋒是匯基書院(東九龍)師兄弟,林朗彥中六領導學生會時,看到比他小兩歲的師弟黃之鋒,在Facebook談政事,便邀請黃一同成立學民思潮網頁,同任召集人。改名「學民思潮」,因為他們都希望中學生關心社會如潮水般帶來衝擊。之後,林朗彥辭任召集人:「我鍾意喺後台度橋——繪畫、寫文、組織、論述。」他沒耐性答傳媒,見到不知名電話號碼不接聽,記者幾經辛苦才能跟他聯絡上。「黃之鋒擅長打快戰——講意見、俾回應佢好得,但好粗疏。要深度思考、計劃部署、上網宣傳,就由我和其他人來,我鍾意喺幕後沈思。」林朗彥舉例:「黃之鋒可以講得出吳克儉『商人局長』呢啲soundbite,但我就諗到要連續五日追擊吳克儉。」孝敬「唔得掂」局長的誠實豆沙包、說謊蛋糕、慚愧波板糖、平反六四記憶麵包,甚至「打交叉」手勢,都來自林朗彥及組織內其他智囊憑急智臨場發揮,「我哋唔想單舉牌咁悶,追擊吳克儉當日,即興諗到買包搞gimmick。佔領廣場唔夠膠紙貼交叉標誌,就人人交叉手吧。」林朗彥善於繪畫,學民的宣傳畫作都由他執筆——用拳頭打倒豺狼、用鮮花代表孩子希望,再配口號:「讓公民廣場遍地開花」、「這是我們的人民廣場,來佔領吧。」絕食行動,他以四字蔽之:「埋單計數」。對,開學前,要為洗腦國教算賬。「成場仗,要配合時勢來打。反國教的理據,初時講來講去都話學校無資源,後來傳媒揭發有中共高幹參與編教材,我們立即將矛頭指向幹部教育。再之後薛鳳旋編的國情手冊指共產黨是無私執政集團,我們再對準追擊。林朗彥的計謀,令黃之鋒在鏡頭前閃閃生輝。「企在幕前那個人,還得要黃之鋒。我們要他的口若懸河滔滔不絕,來鼓動香港人。」

想帶爸媽上街

林朗彥與黃之鋒孖公仔,但他的爸爸卻不知兩人是難兄難弟。林父是警校教官,不時在家中向獨子咆哮:「那個黃之鋒真係愈來愈激進。」林氏父子南轅北轍,兒子想去六四晚會,父親會說:「呢啲場合好煽動性。」又話「關心社會好,但有其他方法」。他罵陳茂波,當校長秘書的媽媽即時提醒:「阿仔,講嘢斯文啲啦。」他走上廣場絕食,爸爸沒作聲,派媽媽出馬。「阿媽唔想俾記者影,叫我去金鐘海富中心等,見到她拿着寶礦力遞給我,只問一句:『你餓麼?』」因為爸爸是警察,令他想爭取最和平的社運。「每次遊行完了,我會跟警察說聲:『辛苦晒』。我係真心,其他人以為我玩嘢。」林朗彥現於中大修讀文化研究,他很羨慕黃之鋒,有父母的支持和體諒。他,已很久沒跟父親說話了。「如果可以,我好想爸爸媽媽,可以和我一同上街。」

絕食女將黃莉莉

八月三十日,學民思潮絕食啟動前,準備上陣的唯一女將黃莉莉在月光下對着電腦撰寫絕食宣言。這篇宣言本是黃之鋒寫的,但她不滿黃之鋒的口號式文宣,決定自己來。黃莉莉讀中國文學,當晚在月光下舊樓裡,想起六四後流亡詩人北島那句:「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她不停閱讀北島作品找到《宣告》:「我並不是英雄,在沒有英雄的年代裡,我只想做一個人。」走到絕食這一步,黃莉莉也因為只想做一個人。於是她寫下:「我們年輕,我們瘋狂,我們相信,所以我們勇敢。」寫畢,天光起行,她沒有恐懼,「早就話過要絕食,怕乜。」黃莉莉記得,她在八月底學民思潮的會議上曾着急大喊:「開學啦,唔通我哋就咁完?如果大家仲覺得要反國教,咁就喺開學前做到最盡。」她力陳盡地一煲,比她年小兩歲的黃之鋒也同意。學民就絕食動議投票前,黃之鋒如小朋友般,不斷踏地在黃莉莉身邊說:「我哋一定贏、一定贏。」絕食通過,黃莉莉知道要打仗,黃之鋒只一輪嘴:「好,就咁樣啦,你哋準備呢啲嗰啲啦。」說罷閃人,黃莉莉不忘嘲笑:「黃之鋒佢轉數快,但無禮貌,叫人做嘢無講唔該就行開,細節都要我們來處理。」黃之鋒因要守住大局不能暈低,由黃莉莉、林朗彥、凱撒兩男一女三人上陣。絕食前的中午,黃之鋒花幾百蚊,請他們三人鋸扒。絕食那朝,她用講笑口吻告訴父母:「嗱,我可能絕食呀。」爸媽以為她整蠱做怪沒理會,直至在電視看到女兒頭戴紅巾才急call:「阿女,你做乜絕食,作死,記住飲奶呀。」黃莉莉感激父母開通:「他們沒罵我沒阻我,只不停叫我飲奶。」可她沒飲過一滴奶,「在絕食兩日後開始手震頭暈,在廣場神志不清時,她認不出來探她的老師,卻忘不了捱餓的終極目標:「我可以推倒國民教育麼?我好想成功,但真係好辛苦啊……」「絕食,我唔希望人生有下次。」

堅硬如水

由細到大,黃莉莉都不是政治狂熱,也沒看過什麼政治理論書,「黃之鋒對政治理解、讀的書都比我多好多。」因為通識課,老師講六四、講八十後反高鐵,觸動了黃莉莉,她才留意社運的一草一木,但父母姐姐都政治冷感,她唯有上網找知音,去年五月在Facebook給了學民思潮一個like,今年考試後加入當義工,就此一步步變絕食烈女。到今天,黃莉莉仍記得,躺在廣場上最辛苦時那些潤澤心靈的點滴。有婆婆告訴她:「我見到你為我個孫絕食,好心痛。」有小二學生錄音送暖:「黃莉莉,我唔想你絕食,你要撐住啊!」她就讀的德貞女子中學,老師同學都因為她走到廣場,事後在學校談論她也談論社運。黃莉莉花名叫「阿水」、「水妹」,已記不起由來。她的內心堅硬如水,如《老子》所言:「天下柔弱,莫過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其無以易之。弱之勝強,柔之勝剛。」

送給學民思潮的話

香港的水土,一向不利培養具批判性的年輕人。在苦悶與齷齪中,不知哪裡來的特殊養分,竟孕育了學民思潮這株奇葩。做一次英雄不難,揭竿而起,一呼百應,被人捧上天了,幾多掌聲和歡呼聲在耳邊掠過。困難的是,學民思潮一班年輕人在讚美聲中沒有得意忘形,面對一路上的謾罵與批評,他們不卑不亢地回應,有理有據,以理服人。他們的氣度,愈發讓無理攻擊他們的人顯得低水平。政治裡的醜陋、爾虞我詐,本不應由中學生來承受,但他們一直呼喊:「學生運動,無畏無懼!」喊得出,也做得到。我靜待這株奇葩茁壯成長,也期待泥土裡原來埋着許多的幼苗。

學民思潮為香港學運開展了新的一頁,這群年輕人,不辭勞苦地為一件對自己無直接影響的事奔波,三十多度高溫下,沒有趁暑假躲在冷氣間打機唱K,沒有逛商場看電影,卻在街頭聲嘶力竭的為反對特區的一項教育劣政而努力,我又怎能不為他們而感到驕傲呢!很多人慨嘆本地年輕一代「高分低能」、崇尚「物質主義」、自我中心又欠理想云云,我卻在這群年輕人身上看到香港的前途。特區際此北風呼嘯、群魔亂舞的年代,學民思潮有如戰勝巨人歌利亞的年輕大衞,替全港市民注入了勇氣和堅持。

早兩年大家都在談論八十後,今年的焦點卻已是九十後的學民思潮。「學民仔」是這個社會催生出來、被迫提早成熟的一群,如果沒有國民教育科、沒有那山雨欲來的赤化危機,這些本來「本分」就只是讀書考試的中學生,恐怕不會走上街頭;黃之鋒也不會被社科院點名、被神化或被妖魔化。學民思潮都只是社會上最普通的人,他們站出來振臂高呼,正代表着社會的忍無可忍;然而沒有了願意一同站出來的市民,也不會有改變社會的希望。正如黃之鋒常強調,他們不是公義的代理人;我想起早一兩年也常有人跟我說:「香港就靠你哋喇!」雖是善意,但我也忍不住回應:「香港你冇份o架?」共勉之。

想當年,我只不過是組織「九十後動員」其中一位召集人,被當時作風勇敢的黃之鋒打動,和林朗彥三人坐在一起,說着說着,我說起「思潮」兩字,之鋒便想起「學民」,「學民思潮」就這樣誕生了。還記得當時大家抱着一腔熱誠,熱血地向前衝,由寫聲明、設計單張到辦街站,都只是來來去去的十多人。當時上下一條心,目標就是保護下一代,撤回國民教育科。到後期我因學業選擇退出學民思潮,在另一個崗位繼續為香港發熱發光。雖然我們選擇走着不同的路徑,可是我們都知道,目標一致,終點一樣。但願我們繼續好好守護這個家,我相信,香港有明天。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