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萬人」參與的愛家共融祈禱音樂會

1358059980_a5c1

「五萬人」參與的愛家共融祈禱音樂會

作為首次在添碼公園舉行集會的組織者之一,很想說即使九月一日的「公民教育開學禮」迫爆公園再迫爆埋立法會外的集會區,當天反國教大聯盟都只是宣佈集會人數有四萬人,而我真的完全不清楚為何今天的集會至多只是迫爆公園,主辦單位居然可以公報有六萬人參與集會,警方則公佈最高峰時有五千人。

一直以來,六四、七一及反國教多日遊行集會,主辦與警方的數字從不會相差十二倍,至多只是二至三倍而已,唯獨今次警方和民間的差異居然有那麼大,作為曾擔當遊行集會搞手的我,絕對有理由相信今日的集會嚴重報大數,質疑數字的準確度在那。

人總會質問我為何人家報大數也要這樣長篇大論去「插」人地,是否影響教會之間的合一及和諧……作為集會主辦單位如何對外公佈數字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一環,一方面是讓社會各界衡量集會訴求的影響力,二則關乎到主辦單位的品格和操守,這樣報大數的做法實在此風不可長,更不要說社會人士對基督徒的操守普遍有更高的期望和要求,這樣即使你報出來有五六萬人也好,但現實上根本沒有那麼多人,縱使你讓政府感到威脅而連諮詢也不推行,但這樣報以虛假數字施壓,以基督教的術語,這大概是失了見證吧?

預計有人會質疑我作為基督徒固然為同志團體護航之類,但我在此說明我絕對並無此意,學民思潮成員昨天在才明報撰文質疑民陣遊行報大數的做法:「報大數抑或報小數,都是謊言的一種。我們元旦用腳步表達的其中一個訴求,就是對當權者居然滿口謊言不滿。那我們又怎能用謊言去爭取我們的價值,本身的意義何在?矛盾的同時也是對群眾的一種不尊不敬。」連七一遊行的主辦單位也會被撰文質疑,為何我們不可以批評同屬基督教圈子的機構?

我關注主辨單位的表達方式和道德操守,多於訴求如何堅定之類,亦即爭取政府關注及爭取公眾支持時的態度和手法遠較你的立場更加重要,如果在過程中根本運用了錯誤的手法,甚至是動機不良,最後即使政府和社會真的跟你那一套,也談不上有甚麼意義,對社會有甚麼正面影響。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