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改避談立法會直選?

480424_425527504206430_1367651638_n

 

聽聞有身處真普選聯的人認為,不論發起佔領中環還是辭職公投,民主派在政改上只應聚焦於爭取普選特首,至於立法會普選的討論就可免則免,因他們認為爭取的目標應該簡單清晰,如一場運動裡有過多技術和枝節需要討論,只會令運動失去方向。況且,假若權力大於立法會的特首也能以普選產生,那落實立法會普選絕不是難事,因此把訴求列為爭取特首普選便足夠了。重返廿多年前爭取民主的起點,「我要雙普選」早是坊間共識的訴求,原則上泛民必須自行勾劃一個較政府優勝的方案取代政府,但偏偏在被喻為爭取民主最關鍵的一戰中,突然解釋即使原則上爭取雙普選,但今回的行動(包括「核彈」佔領中環)在桌面上只爭取特首普選,避免提及立法會全面直選,我真的擔憂這較難向支持者說得通吧?

現時泛民四分五裂,建制派在普選登上特首寶座絕對不足為奇,其實立法會全面直選為政壇帶來的變化在短期內遠較特首大。假設在普選立法會促使分組點票消失,35個功能組別議席將轉為以全港劃一選區,以政黨名單制投票產生,全民退保和平反六四等議案差不多可斷言必能通過,無論特首的權力多大也好,相關法例通過與否還是取決於議會勢力。

最值得擔憂的是,即使功能組別改為直選產生,中央仍能設計出不利民主派的選舉制度,如九八年政府從單議席單票制轉為比例代表制便是一例,假若35席功能組別將轉變為全港十八區大約每區兩席的話,向來擁有街坊動員網絡的建制派在小型選區必能取得優勢,如未來還抱著「避談立會只談特首」的心態面對政改硬仗,民主派在立法會選舉將會得不償失,甚麼民主自由普及平等只會留於幻想,還我直選這類口號又要喊多三幾十年。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